Tuesday, March 19, 2019

香港教育問題之我見

近日有關教育的新聞當中,鬧得最熱烘烘的一件新聞,必定是女教師在學校內跳樓身亡的這一段新聞了。這段新聞令社會大眾感覺到香港的教育是病了,而且是重病,那麼香港的教育問題究竟在哪裏出現問題呢?這麼多年來,那麼多教育學者,那麼多政府官員,都費盡心思,為什麼仍然解決不了問題,這是我經常思考的問題。

對於那位在校內墜樓身亡的老師,我在想,為什麼她要自尋短見呢?對於一個自尋短見的人來說,我相信是她找不到出路,找不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思前想後之後,便選擇了結束生命來逃避面對這個困局。那麼,對於這位老師來說,她的困局是什麼呢?

根據新聞報道,這位老師作為老師已經七年了,她所面對的困局,是校長不合理的要求,和不留情面的責罵,所以這位老師必定極不快樂。如果我是她,我會轉變工作的地方,到另一間學校去任職,但是這個老師沒有轉校,也許她會覺得在其他學校會面對相同的處境,轉校也不是解決的辦法,那麼不轉校,是否可以轉行呢?也許她在任職七年老師之後,現在所得的薪金在其他行業是賺取不了的,如果她本身有經濟的壓力,例如她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又或要負擔房子的按揭,便不能輕言轉行了。由此看來,這位老師終極的壓力,可能便是來自生活和經濟了。

那麼那位校長,她又為什麼要這樣苦待那位老師呢?我可以想到的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也許是香港所有學校校長所面對的困境。對於校長來說,當然最想學校可以辦得有聲有色,得到眾多家長支持,報考人數不斷上升,反過來說,校長最怕見到的是,學校的升中或報考大學的成績每況愈下,家長有見及此,便不再支持這間學校,不讓子女報讀這間學校了,學校的報考人數越來越少,收生不足,學校縮班,最終便是殺校,校長和所有老師失去了工作。所以校長在公在私,便要催促老師的工作,改善學生的學業成績,要求老師負責更多課外活動,增加學校的吸引力,希望有更多學生報考就讀。

另一個原因,也許是陰謀論的,便是因為老師的職位是「易請難炒」,當一個老師得到一個長工的職位,其實學校是很難辭退這位老師的,因此,如果校長希望提拔其他老師,又或聘請自己心儀的人選作為老師,又或聘請新老師的薪金比聘請服務多年的老師為低,校長為了這些不能明言的原因,便會對某些老師諸多挑剔,令他們知難而退,讓出職位,好讓校長能達到他的目的。

對於以上兩個原因,其實說到尾,原因都是因為生活和經濟原因。對於現時的香港,生育率低,每年的學生人數不斷減少,殺校的壓力便越來越大,大部份作為老師的,在教育大學就讀多年,完成相關學位,找到一份教職,經過多年工作之後,薪金已增加到一個可觀的水平,再加上他們其實並沒有在其他行業任職的經驗,他們的思想性格也許不能適應外間的職場,亦不容易賺取和他們以前任職老師時的薪金,所以這些任職多年的老師,失去教席是他們最大的壓力來源。

之前提及,校長的壓力來自家長是否追捧這校長所管理的學校,而家長選擇學校的準則,其實主要是看學校的升中、升大學結果,例如有多少比例的學生能入讀大學,和可以入讀那些學系,而家長為何那麼緊張入讀大學的學系,是因為學系決定子女在大學畢業後的職業,而職業亦決定子女的待遇,不同學系的畢業生的待遇相差可以很大,所以家長是如此看重學校的升大學結果。由此可見,校長的壓力,間接亦是因為學生需要面對生活和經濟壓力。

想像如果香港的生活水準不是那麼高,不同行業之間的待遇差別不是那麼大,就算學業成績不好,也可以找到工作,獲得合理的生活水準,家長在子女年少的時候,便不會如此緊張催谷子女的學業成績,學校亦不需只重視學業成績,可以採用更靈活的教學模式去教導學生,整個教育界也不需要再承受那麼大的工作壓力了。總結以上不同角色的研究,他們的壓力最終也是來自生活和經濟的,換句話說,只要香港的生活水準,貧富懸殊的情況沒有改善,由政府而來的資助沒有明顯增加,或香港的出生率沒有明顯增加,學生、家長、老師和校長的壓力,是沒有辦法解決的。

作為家長,我們實在沒有能力改變社會的現況,更遑論改善貧富懸殊的狀況,我們所能做的,便是要想通子女將來的生活水準,未必和他們的學業成就有必然關係,不必勉強催谷子女的學業成績,家長必須明白子女的強處弱處,協助他們找出他們的謀生技能,建立良好的性格和情商,培養終身學習的能力,他們在離開學校之後,便會為他們自己着想,找尋他們自己的生活了。

對於現時的老師,也許他們應該思考他們能否承受現時的壓力,如果不能的話,他們也許應想想是否可以降低生活的水準,轉工或轉職,讓自己不再承受那麼大的工作壓力。對於現時和將來就讀教育大學和打算入職作為老師的學生,他們應想想香港所需的老師人數必定越來越少,他們是否願意投身一個需求越來越少的行業內,作為老師,如果他們並非有遠大的理想作為老師,也許他們在完成教育大學的課程,取得大學學位之後,是否應該思考投身其他行業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