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8, 2018

要增值的,其實是父母

女兒現在已是八年級,相等於主流中學的中二,在她學校,則是中學的第三年。到現在,我對教育所關心的,已不再停留於怎樣考幼稚園和小學,怎樣去取捨不同的學制或學校,現在在我心目中最關心的,是女兒將來要面對一個怎樣的世界,進而考慮現在我要如何去為女兒去作出適當的部署,其實也令我檢討以前我在女兒幼稚園或小學所做的是否合宜,亦令我能更全面去思考讀者來電郵的詢問和作出回應。很多時,心中有些東西想寫下來,因為工作忙,所以寫到半途便停了下來,近來有時間在工作上停下來小休,希望把心目中的想法整理好,再次寫出來。

在生活中的經歷中,以及從不同途徑得到的想法和報導,看似零碎,但背後卻似乎有些啓示,這些事件包括:
  • 「窮爸爸、富爸爸」一書,窮爸爸和富爸爸給作者不同的價值觀,結果作者跟從富爸爸的建議而致富。
  • 在職場裡看到很多年青人認直辛勤工作,但我卻對他們的前景並不樂觀,尤其是那些沒有特別技能的職位,例如待應、售貨員、保安、救生員等等。
  • 某些專業要經過多年培訓才能獲得專業資格、例如醫生,有些工作所需要的專業,卻可以短時間內得到,例如建造業、水電工程等等,有些不需特別技能的工作,收入卻很豐厚,例如某些地點售賣小食的店鋪。
  • 從前有說養育一個孩子要四百萬,而最近聽到有年青人埋怨父母不把錢留給他買樓,卻把錢用於支持他放洋海外完成大學課程,但回到香港卻沒有多大發展,反而如果錢是用於做買樓首期,現在他可能已能供完或差不多供完首個單位了。
  • 最近看過一段內地的視頻,說有個孩子因為聽從由大城市回到鄉間的大學生建議到香港去讀大學,之後有機會可以到美國留學,所以家人辛苦籌來金錢讓她到美國哈佛大學完成法律學位課程,最終回到中國去,前途亮麗。
不知讀者看到以上這些都是些耳熟能詳的事件,想到些什麼呢?我想到的,孩子成功與否(恕我功利地純以收入待遇來衡量),最決定性的,似乎不是孩子是在學業上天資過人,而是孩子們是否得到合適的指引,令他們可以順著社會的趨勢,或在成功機會較大的方向去努力,如果父母想到的,還停留在學術成積可以讓孩子升上流的階段,如果孩子真的能學業有成,也的確是可以獲得某些專業資格,但是可以說,中產的孩子如果跟著這個想法去做,大部分最多也只是能成為中產,再要有過人的成就則機會不大了。

由此可見,如果父母是明白社會的運作,了解世界的大趨勢,不同才能(尤其是學術以外的)可以有什麼出路,這些父母便會懂得如何順著孩子的天資和性格等等來培育孩子,讓這些孩子不至於浪費精力在一些對他們將來事業沒有用的地方之上,例如骨胳精奇的孩子,對某項運動有專長,將來可以成為運動員,再成為教練或最終創立自己的運動教育中心或學校,那麼在學時只要應付到升級的要求,父母不用花錢來補習,孩子可以有更多時間去緞練那運動。能明白這個道理的是那些家庭呢?可以想像,中產或草根家庭想到的,通常是認為這些課堂以外的體藝不能成為終身職業,所以孩子在學時期便理應放棄這些體藝,專心學習,但是中產以上的家庭,明白社會運作,懂得如何協助孩子發揮專長,亦沒有孩子必定要以學業來獲得專業資格來得到優厚的回報養活自己,甚至供養父母的壓力。

再退一步來思考,決定孩子將來成就的,尤其在互聯網加上人工智能發展一日千里的世界,學術的比重將會愈來愈低,真正決定孩子將來的成就的,其實是父母本身的視野有多闊和深,對世界的了解有多少,間接也決定於父母(加上孩子)的人脈有多廣闊,父母的人脈包括職場的社交圈子以及在學校認識的其他家長,而孩子的人脈則是孩子成長過程的社交圈子,即主要是學校的同學,亦即是說孩子所就讀的學校,也決定了孩子以及父母的人脈。(也許這才是為什麼現今父母對名校都趨之若鶩的原因。)

實際一點來說,即是父母要做的(尤其是初生孩子的父母),不是為孩子增值,而是先要為自己增值,讓自己更了解這個世界和社會的運作,認識更多人和向更多人取經,學懂認識自己孩子的專長和喜好,相應地為孩子打聽最有利的發展途徑,好讓父母和孩子都不用浪費金錢和時間在沒有幫助的事情上,也減少了親子之間為學業而破壞關係的機會,如果孩子是讀書的材料,便找能提供適合課程的學校,如果孩子不是讀書的材料但有某體藝的天份,便找間學術要求較低的學校,讓孩子能花更多的時間在專長的體藝之上;如果孩子既不是讀書的材料,也沒有體藝專長,便為孩子打聽和找來不同的項目讓孩子嘗試,直到孩子遇上了合適的項目為止。

以上只是宏觀的討論,對個別個案來說,便更要看看家境、父母的經濟能力、孩子的特徵專長等等,不能過於一概而討。但希望至少能令家長感到,不要過於盲目跟從別人的想法和做法,就算最終和其他家長的做法是一樣,至少也清楚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父母和子女應花精力時間在那些地方。

Monday, March 12, 2018

蔡繼有學校開放日

時間過得很快,本星期六三月十七日便是蔡繼有學校今年的開放日,對學校來說是一個籌款的日子,對小學部的家長來說,是親子合作運作攤位遊戲的一天,對於校外的人士來說,是親身到蔡繼有學校看看的一個機會。

校外人士到蔡繼有學校裡,我覺得有以下的亮點值得去觀察的。

蔡繼有學校的校舍,是校方根據自己的教學理念去設計的,例如學校提倡圖書教學,所以可以看到校園的不同地方,都有擺放一些圖書,讓孩子在很方便的情況下拿到書本來看;又例如學校認同一人一體藝,所以學校有一個設備優良的演奏廳,身處當中跟香港其他的表演場地相比不遑多讓,能夠在這個場地表演,對學生來說必定是一個很大的鼓舞。另外,學校有游泳池和室內運動場,最重要的,還有一個設備完善,環境優美的圖書館,這些都是值得校外人士去參觀的。

開放日當日,在校園裏的不同地方,都有很多學生的表演,例如在演奏廳,整天便有不同的表演,在操場便有小學部的大型操練,以及學生和老師的球類比賽,小學部每一班都會負責一個攤位遊戲,爭取籌得更多的款項,所以在參加攤位遊戲的同時,可以看到家長和學生是如何投入,在校園裏的不同地方,也會看到蔡繼有學校學生和家長的蹤影,校外人士可以看看這些孩子是什麼模樣,家長和孩子之間的互動又是怎樣,以及怎麼樣的家長和學生,才能入讀蔡繼有學校。如果可以跟學生或家長打開話題閒聊,可以跟校內的家長取經,例如去年報考蔡繼有學校的情況怎樣,面試的安排又是怎樣,跟著再跟學生們談談,看看他們的對答如何,他們的性格又是如何,由此可見要怎樣的家長和學生才能得到蔡繼有學校的青睞。

另外,在開放日的當天,演奏廳內應有一個介紹國際文憑IB的環節,如果家長對IB沒有什麼認識,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聽聽IB的教育理念是什麼,以及IB教育整個學習階段是怎麼樣的,對於要報讀蔡繼有學校的家長來說,認識IB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如果真的入學了,他們的孩子最終便會參加這個IB考試,如果家長並不認同IB的話,其實孩子並不適合入讀蔡繼有學校,所以家長應先行了解IB,再決定是否繼續為子女報讀蔡繼有學校。最後,圖書館內有些IB課程有關的書,家長也可以看看。

校外人士也可以感受一下蔡繼有學校的交通安排是怎樣,蔡繼有學校校舍的位置,只有兩條巴士線經過,學校院子是教育學院的校舍,當時並沒有預算有那麼多學生,亦沒有預算有很多私家車駛入,所以道路的負荷有限,在開放日當天, 交通必定非常混亂,近日看到大埔道往沙田方向於郝德傑道交界的快線封了,以往開放日當天,也會有交通警察來到指揮交通,非當區居民好像是不能駛入郝德傑道,聽說車龍曾經沿大埔道長逹深水埗嘉頓附近。沿着大埔道往沙田方向駛去,有兩三個公眾咪表停車場,由最近一個步行回蔡繼有學校大概是十多分鐘,但是當天也許會泊滿,再下一個公眾停車場是距離學校近二十分鐘路程的。因此,學校並不鼓勵校外校內人士,駕駛自己的私家車到學校,學校當天會安排穿梭巴士,通常穿梭巴士站是在九龍塘和太子港鐵站外,校外人士可以留意學校網頁的公布。

對於幼稚園學生的家長,如果開始準備為子女報讀小學,便應該留意各學校的開放日日期,盡量多參觀這些學校,跟不同的學生、家長、老師以及校長傾談,從中得到第一手的資料,用來決定選擇和最終讓孩子入讀那一間學校。

Saturday, March 10, 2018

我看財政預算

最近財政司發表了他的首份財政預算,花費數十億,當中增加了二十億經常性開支,這二十億新增的經常性開支,沒有明確說明用作什麼,作為一個普通小市民,中產家庭的家長,可以的話,我希望這些錢可以用作招請額外的外藉語文老師,實施小班教學。

看到財政預算說要把部份撥款用作培訓老師之用,我想到的是,老師已經在教育學院完成了課程,現實情況是當老師進入學校,真正面對學生的時候,他們在教育學院所學到的理論,在香港求學就是求分數的大前題下,根本不能應用出來,所以如果說再要培訓老師的話,不會對教育有真正的幫助,只是增添了老師的負擔,在繁忙的工作裏,還要找時間去參加培訓課程,本末倒置,不是花了錢便真的對教育有幫助。

我看到香港教育制度其中一個很大的問題,便是香港教育界的貧富懸殊問題越來越嚴重,簡單來說,熱門的學校便越來越多家長爭相讓子女入讀,其他的學校,便爭相爭取取錄餘下來的學生, 最終的結果是,中產或以上家庭的子女便入讀了某些學校,而某些學校便取錄了低下階層家庭的子女,惡性循環之下,這個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作為政府,為了香港長遠的穩定和發展,其實是應該針對這個貧富懸殊的問題,作出解決的方法,其中一個方法,便是改善現在不受歡迎學校的教學環境,例如實行小班教學、引入更多外籍老師來任教語文科目,包括英文和普通話,更進一步的,改善校園的環境,例如建設更多設備優良的校舍,當家長看到這些學校有那麼好的教學環境的時候,他們便不會再參與這個爭相報考名校的遊戲,學校之間的質素也拉近了,進一步改善這個貧富懸殊的問題。

又以改善語文老師為例,聽說全香港有七十萬學生,如果以三十五名學生為一班,便有二萬班,如果一個老師可以任教五班,即是四千名新外藉老師便可以令全香港的學生都有一名外籍老師來任教語文,至於四千名外籍英文老師,每年薪酬支出,如果以五十萬年薪來計算(對海外老師應該有相當吸引力吧),便是大概二十億了。這是以全香港所有學生作對象的,如果只是對中學或小學來實行,或年薪少於五十萬,可能更少,例如只需花一半, 十億便足夠了。

另外,對於小班教學來說,香港其實不需要增加任何開支,只需要容許部份學校在收生不足的情況下,例如每班只能取錄二十名或以下的學生的時候,仍然可以繼續營辦,便已經可以達成小班教學,這些學校因為學生人數少了,老師的工作量也相應減少,可以預留更多時間照顧學生,對學生的照顧和教導便相應改善了,另外,因為如果要一刀切實行小班教學,連熱門的學校也要減少收生,部份家長便會提出反對,認為會扼殺了他們孩子入讀心儀學校的機會,因此,讓這些熱門學校繼續大班教學,而這些冷門的學校可以實行小班教學,到時,家長們便自行去考慮究竟大班教學還是小班教學,更適合自己的孩子。

如果在免費的官立津貼中小學,可以實行外籍老師加上小班教學,學校之間教學質素的差別便會減少,改善了草根階層和中產以下的孩子的教育,提升了他們的上流力,可以避免了跨代貧窮的問題。至於中產家庭,亦多了學校的選擇,他們可以選擇報考心儀的熱門學校,還可以參加大抽獎,讓子女入讀免費的官立津貼學校。父母不需要再為競爭報考學校而浪費時間與金錢於不必要的課外活動之上,孩子可以發展他們的興趣和嗜好,父母可以有更多時間陪伴孩子,增加親子時間,改善親子關係,其實對孩子的成長非常重要。

對於中產來說,尤其是子女入讀需要付費的直資私立學校,教育的開支,包括學費、課外活動的費用、補習費、遊學團的團費等等,開支其實很龐大,所以財政報告可以優惠中產家庭的地方,我便想到增加學費支出的免稅額,實質的鼓勵中產家庭投放資源在子女的教育之上,而不是單單口號式的呼籲每個家庭要生三個孩子,當然,必定有反對聲音說這樣做會鼓勵家長選擇需要付費的學校,但是看看現在香港的出生率,中產家庭大都只生一個孩子,甚至不想生兒育女,現在實質鼓勵中產家庭多生孩子,其實是改善香港未來的人力資源,和人口老化的問題,政府應該扮演帶頭的作用。

無論如何,希望香港的官員,包括財經官員和教育相關的官員,是貼地的認清香港家長所面對的問題,而不是自己便享受著公務員的教育褔利,而閉門造車的去為本地家長葯石亂投,以為花了錢,做了事便必定可以幫到本地家長。

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一間學校、二種學生

最近回到內地探親,和內地親友交流教養孩子的心得,同時亦從他們口中得知內地現時的教育情況,很值得我們香港家長參考。

內地跟香港一樣,有戶口制度,孩子根據其戶口所限,可入讀該戶口地區的免費中小學,但是如果要入讀其他地方的學校,便要報考收費的私立學校。家長們為了子女入讀教學條件較好的學校,能力所及也會讓孩子入讀這些私立學校。不論是就讀於免費的官辦學校或是須要付學校的私立學校,學生都同樣是以高考成績報考大學;內地的大學有其排名,取錄與否當然以高考成績決定。內地學制是六年小學,三年初中和三年高中,所以小學要以成績報考初中中學,同樣到初中三年級時亦要以成績報考高中中學,所以內地學生的學習壓力也不少,相比香港的TSA(或BCA)在小三、小六、中三時應考,壓力便更加大了,因為內地學生的成績是直接影響到他們能否成功被心儀中學取錄。

因應著這種以成績報考學校的模式,學生必定要全力以赴為求取得好成績,部分被認為畢業生升學結果理想的學校,便成為家長的心儀學校。內地親友的評價是,部分學校把學校當作生意來運作,做法是學校會鼓勵成績優良的學生,除了免學費之外,可能還會有資助,學校取錄這些學生是為了改善學校畢業生的升學結果,對家長而言,當然很想子女入讀這些學校,但是如果成績不太的話,例如只能附合最低要求,學校便會列出價錢,家長能負擔得起這個學費,學校便會取錄這學生。這些家長的想法是希望子女因著校內的讀書文化而激發起他們的學習精神,另外,就算子女最終不能考獲很好的成績,至少在這學校的學生也不會是壞學生,子女不會學壞,同時也可以建立一個良好的人脈,希望他們進入職場時有所幫助。

換句話說,在這些商業運作的學校裡,學生只有兩種,一種是真的是讀書的材料的學生,另一種便是「有家底」的學生。非常現實吧。

心想,香港的學校,是否也是走上同一條路?所謂名校,不是取錄天資過人、有特異功能的學生,便是取錄有良好家庭背境的學生呢?也許,我們可以期望教育工作者或辦學團體對教育是有理想的,但是同時也得無奈地接受現實就是這樣現實。

Wednesday, November 29, 2017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常言道,「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以前聽到的時候,總是覺得,前半句是明白的,但是後半句卻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想到如果要培育一個孩子需要一百年,人生七十古來稀,人的壽命也難到一百歲,就算有這麼長壽,到一百歲才培育好,又有什麼意思呢?所以從前從來都想不通的。

但是近來想通了,培育孩子這一百年,其實並不是從孩子出生開始計算,而是在孩子出生之前已經開始。想到自己,草根家庭出身,我的父母用了三四十年,給我一個良好的成長環境,好讓我學有所成,能夠自己謀生,明白社會如何運作,社會上有什麼機遇,職場上需要什麼人才,進而明白這個世界將來會怎樣發展,到我成為了父母,我便用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我所能運用的資源去培養我的下一代,到我下一代學成之後,進入職場,能夠獨立,可能他們已是二十多三十歲了,到時,我父母,即我孩子的祖父母輩,年近百歲了,這樣看來,培育我的孩子便涉及了三代,真的是近百年的時光了。

如果百年樹人是這樣理解,那麼對現今的父母又有什麼啟發呢?

如果培養一個人,需要一代人提供良好的成長環境,第二代人明白社會運作,懂得教養子女。現在香港,不論貧富,也算有一個良好的成長學習環境,跟着有因為有互聯網的出現,父母其實可以透過互聯網,跟其他人交流,接觸一些以前接觸不到的人,從其他人的身上認識這個社會,以及這個世界,由此可見,現在為了培養孩子而作出準備的時間,不用像以前那麼多,最重要的是,家長明白在他們之前,已經有很多同路人,他們應該善用這些資源,來學習和計劃如何培養自己的子女。

只要父母明白有需要和肯去學習如何去培養子女,上網找資料,看教養育兒書藉,參加相關群組獲得相關資訊,參加不同親子教育講座,跟著子女亦珍惜學習的機會,子女能夠成材的機會,便比以前大得多,亦不需要等一百年了。

Saturday, September 23, 2017

最好的面試問題

時至今日,學生在報讀小學及幼稚園時,大都需要參與面試,而現在很多學校的面試過程中,也會有需要父母參與面試的環節,學校會詢問家長對子女教育的想法,以及父母會怎樣培育子女。如果,家長也可以向老師發問的話,我想我會問老師以下的問題:
「老師,你有孩子嗎?
如果有的話,你的孩子在這間學校就讀嗎?」
我認識不少老師和校長,發現他們的孩子並不會於他們任教的學校就讀,這不是有點不合常理嗎?當然,有些會說,我這樣不是有點不方便嗎?想一想,孩子能在父母工作的地點就讀,父母對子女的照顧不是更全面嗎?

既然這不是單一事件,這些老師校長我心裏所想,必定覺得自己的子女在其他學校就讀,比在自己工作的學校就讀更有益處,那麼有那些東西比照顧自己的子女更重要呢?我可以想到的,除了孩子的將來,或直接便是孩子的學業之外,我想不到有其他的原因,令他們放棄了方便照顧這個原因。

看看這些老師為子女所安排的學校,例如港姐麥明詩的父親於林護中學任教,但是麥明詩是就讀於女拔萃中學的,可想而知,教育界中人其實對學校之間也有其等次先後之分,連教育中最前線的老師都有追逐這些熱門學校的心態,其他家長以同樣心態為子女找學校,其實是無可厚非的。

以上的觀察,令我感到教育界的最前線老師,是最明白本地的教育現況和問題,亦最懂得為他們的子女着想。所以,當我發現某些學校的校長或老師,就是讓自己的子女於自己任教的學校就讀,我便會對這間學校另眼相看。女兒就讀的蔡繼有學校,便是其中的一間了。

女兒入讀蔡繼有學校不久,我便發現校長的孫子孫女也是在蔡繼有學校就讀,之後,我更發現有其他老師也是讓他們的子女在蔡繼有學校就讀,更有老師為了讓子女於蔡繼有學校就讀,而轉職至蔡繼有學校任教。由此可知,如果這些老師不是對自己的學校有信心,不是覺得自己的子女在這裏走動是最大的利益,他們不會這樣做的,單單是這一點,便令我對學校更加有信心。


Sunday, June 11, 2017

過於的重視英語

早前看報紙,看到一個專欄作者轉述很多投資銀行的外籍高層,都希望子女能學好中文,反而很多本地家長卻只重視子女的英語能力;這令我反思其實很多本地家長都有這樣的迷思。

香港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很多人都覺得能說一口流利英語的都是高人一等,至少,大部份香港人會讚賞一個能說出一口不太標準廣東話的外國人,但是卻會取笑說英語時發音不標準或文法有錯的香港人?事實是,跨國企業的高層和政府的高官,大都能說出一口流利的英語,再者,本地的大學理應是以英文為教學語言的,所以本地家長都對英語有偏好,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我們不難看到社會上有很多家長,就算他們的英語不甚流利,有些更文法不通,發音不正確,但跟子女的溝通卻選擇以英語為主。

但是,當子女進入小學和中學階段,相信越來越多家長發現子女的中文水平不高,我曾聽過有孩子說討厭中文,他們看的書大都以英文為主,和同學們溝通也是英文為主,我曾聽過有孩子能說出一口標準的普通話,不是因為他們中文水準高,而是因為中文字的旁邊都有羅馬音標而已。

無可否認,英語是重要的,但是作為家長,也要提醒自己,不要讓孩子過於偏好英語,進而討厭中文,尤其父母本身不是以英文為母語的家長,更不必過於堅持以英語跟孩子溝通,只要孩子所參與的活動當中,有部份是以純英語作溝通的,便已經足夠,最重要的是,孩子不會抗拒英語,如果能以簡單英語和其他人溝通,便已經足夠,鼓勵孩子平衡閱讀英語和中文的閱物,擴闊孩子的閱讀範圍。